百万首页 |新闻 |产品 |分类 |供求 |商家信息 |招聘 |相册 |资讯 |知道 |商家 |随便看看
普通会员

深圳市奥纳科技有限公公司

贴片电容、安规电容、可调电容、钽电容、贴片电感(高频绕线电感、高频薄膜电感、...
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李先生
  • 电话:0755-85293010-8006
  • 手机:13632654895
站内搜索
 
相关信息
  • 暂无资讯
正文
共和國第一軍嫂陳發姑

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admin  更新时间:2021-09-10  浏览次数:

  2008年9月12日上午9時許,“共和國第一軍嫂”陳發姑在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搖籃、紅色故都、紅軍長征出發地江西省瑞金市葉坪鄉光榮敬老院溘然長逝。

  陳發姑已115歲高齡。她歷經風雨滄桑三個世紀,真情守望當年參加長征紅軍丈夫七十五年,被網民譽為“史上最牛軍嫂”、“共和國第一軍嫂”;她的故事,被網民稱為“最悲壯的紅色愛情經典”。從青梅竹馬到恩愛夫妻瑞金是聞名中外的紅色故都,共和國搖籃,中央紅軍長征出發地,是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所在地,3年革命遊擊戰爭時期的中心。毛澤東、朱德、周恩來、劉少奇、鄧小平等中國第一、二代領導人、十位開國元帥中的九位(朱德、陳毅、彭德懷、劉伯承、葉劍英、賀龍、聶榮臻、羅榮桓、),十位開國大將中的七位(粟裕、陳賡、黃克誠、譚政、肖勁光、張雲逸、羅瑞卿)在此生活戰鬥過。在那段蘇區時期,發生過許多可歌可泣、感人至深的革命故事。七十五年前,有一個淒美感人的愛情故事,就發生在當年中央革命根據地中心的江西瑞金。1894年10月,陳發姑出生在瑞金縣武陽區石水鄉下山壩大屋一個貧苦農民的家庭。出生不到200天,母親就撒手人寰離她而去。不到兩歲,父親就把她送到同鄉上山壩大屋窮苦人家朱家做童養媳。不到半個月,父親也離開了人世。朱家當時只有一個獨子朱吉薰,兩個小孩青梅竹馬,感情甚篤。在陳發姑19歲時,他們自然而然地結成了夫妻。那時他們夫妻非常恩愛,一家人生活雖苦,但很幸福。毅然支援丈夫參加紅軍1931年9月,毛澤東、朱德指揮根據地軍民粉碎了國民黨的第一、二、三次圍剿,在瑞金創建、發展和鞏固中央革命根據地,建立以瑞金為中心的中華蘇維埃臨時中央政府。當年,瑞金的許多民眾積極投身革命,或參軍參戰,或除姦支前。陳發姑清楚地記得,丈夫40歲那年,區政府派幹部來到上山壩召開群眾大會,動員群眾參加紅軍。她和丈夫在大會上聽到參加紅軍是為了打土豪分田地,讓農民翻身做主人時,不禁心潮澎湃,參軍的念頭在丈夫心中萌發。回到家中,丈夫把這一想法告訴母親,母親不知所措,伯父聞後立即跑來對朱吉薰説:“糊塗!你知道參軍是幹什麼嗎?是去打仗!打仗是要死人的,你是獨子,你走以後,母親、老婆怎麼辦?”丈夫聽後默不作聲。晚上,陳發姑做起了丈夫的工作,溫言細語地説:“我們都是窮苦人家,參加革命是為了更多人的幸福生活,這樣的事情我們應該去做。家裏還有我,我會照顧好母親的。”聽了妻子的話,朱吉薰堅定了參軍的決心。六合帝国论坛,第二天,他便到區政府報名應徵,成為當時全區第一批參加紅軍的青年。深夜淚別丈夫相約重逢那時候,陳發姑也參加了蘇區的婦女工作隊,成為村裏一名婦女幹部,積極組織和動員村裏的姐妹們籌糧籌款,為紅軍戰士縫製軍衣、打草鞋、洗衣裳;到紅軍醫院裏幫助照顧傷病員、送飯……那陣子,是陳發姑最快活的日子。喜歡唱山歌的她,整日歌聲不斷,成了蘇區隊伍中一隻“百靈鳥”。由於第五次反圍剿的失敗,駐紮在蘇區的紅軍被迫轉移,這就是彪炳史冊的二萬五千里長征。當年瑞金5萬人參加紅軍,3.5萬人參加長征,犧牲在長征途中有名有姓的烈士達1.7萬人。1934年10月中旬,朱吉薰就作為瑞金籍的一名紅軍戰士隨部隊轉移北上。臨別前的那幾天,陳發姑整日悶悶不樂。她用自己平時積攢下來的零花錢,到集市上扯了幾尺布,為丈夫縫製了一套衣服,做了一雙布鞋。臨行前夜,陳發姑緊緊地擁著自己的丈夫,淚水止不住地流,因為她知道,這次分別後不知道何日才能相見。但是她也知道這是革命的需要,不能拖丈夫的後腿。丈夫輕撫著她的臉頰,安慰她説:“不要難過了,等著我,等著革命勝利的那一天,我一定會回來的……”她也安慰著自己的丈夫:“你放心地走吧,我會等你回來的,一直等到你勝利歸來。”七十五年癡心不改望夫歸紅軍離開後,國民黨軍隊攻佔了瑞金,並對革命群眾進行瘋狂迫害。陳發姑不幸被捕,她既是幹部,又是紅軍家屬,敵人對她嚴刑拷打,施以酷刑,逼她聲明脫離革命隊伍,與丈夫離婚。陳發姑幾次昏死過去,但她從不屈服。因為她堅信,革命一定會勝利,丈夫總有一天會回來。陳發姑憑著這個信念,挺過了敵人的折磨,頑強地活了下來。特別想念自己的丈夫時,識字不多的她便託人給丈夫寫信,傾訴她的相思之苦,盼望丈夫早日歸來。可是每一次信寄出,總是石沉大海,不見回音。陳發姑沒有子女,丈夫走後第三個年頭,婆婆死了,原本只有兩個女人的家裏就剩下陳發姑一個人,陳發姑更加迫切想知道有關丈夫的消息。她常常倚在門框上,一邊唱著送行時唱過的歌,一邊眺望村口,盼望著丈夫回來……隨著中國革命的節節勝利,陳發姑心裏越來越亮堂,她一直盼望丈夫回來那激動人心的一刻。但等到了全國解放,她仍然沒有聽到丈夫的任何消息。她不願相信丈夫也許離開了人世的事實。“哇哩(説了)等你就等你,唔(不)怕鐵樹開花水倒流。水打石子翻轉身,唔(不)知我郎幾時歸?……”自從丈夫走後,她每天哼著送別的歌曲,希望能用歌聲把遠去的丈夫喚回。深情的歌聲伴隨著陳發姑走過了七十五個年頭,當年同一天出發長征的瑞金倖存者都陸續回到了家鄉,可是陳發姑的丈夫卻沒有一點兒音訊。後來政府進行了調查,認定她的丈夫可能在長征途中失蹤了,也可能是犧牲了。但陳發姑心中始終堅信,她的丈夫沒有死,他可能是在執行一項特殊的任務,既不能回家,也不能通信,待到任務完成後,他一定會回來找她的……七十五年的真情守望,陳發姑從青絲等到了白髮,如今她已雙目失明。一聽到“上面來人了”,她就會拄著拐杖,向來人打聽“同那天去的我家吉薰有什麼消息?”再鐵石心腸的人聽了這句話,也會動容,但是誰也不願去破滅老人心中美好的願望……“紅色軍嫂”安享晚年為使老人晚年幸福,黨和政府以及社會各界給予老人無微不至的關心。國家民政部、江西省委、省政府曾多次派人看望,贛州市委、市政府及瑞金市委、市政府經常到府慰問。近幾年,當地黨委、政府專門組織了黨員幹部與老人結對聯親活動,從書記、鄉長到一般工作人員,都主動把老人認護為自己的奶奶、外婆、姑奶來孝敬,經常帶著自己的子女到敬老院“走親戚”,逢年過節期間,他們都會相邀一起陪護老人。老人生前雖無子女,卻有數十個孫子、外孫“認護”陪伴晚年。

  在葉坪光榮院工作人員的照料下,老人健康幸福的生活著,直到她逝世的那一刻。